爱情

刘询那把爱情的双刃剑

  汉宣帝刘询是一位很有作为的皇帝,他统治期间是西汉综合国力的最高峰,史称“孝宣中兴”。

  他是汉武帝的曾孙,所以被称为皇曾孙;他的爷爷叫刘剧,武帝的嫡长子,系汉武帝皇后卫子夫所生,曾经被立为太子。

  不过,显赫的身世带给刘询的不是金钥匙,而是一个苦难的童年。在他出生几个月的时候,武帝鉴于太子刘剧娘舅家势力太大(著名大将军卫青是卫子夫的弟弟,骠骑将军霍去病是卫子夫的姨侄),担心自己死后外戚专权,于是纵容一个名叫江充的酷吏制造了一起“巫蛊之祸”,太子被逼造反,导致京城血流成河,数万人死于非命。太子兵败,他自己和母亲卫子夫相继自杀,全家人被诛,只剩襁褓中的刘询被关进了郡邸狱。

  好在刘询(他小时候的名字叫刘病已,“刘询”是他当皇帝后的改名,为叙述方便本文统一用“刘询”)此后不断碰上好心人。主持处理巫蛊祸案的官员丙吉同情皇曾孙,一方面安排监狱中的女犯人养护这位小囚犯,另一方面对案件的处理采取拖延战术,等待时局有变。

  果然,在刘询五岁那一年,汉武帝临死前大赦天下,同时下诏宗正(皇家事务管理机构)将刘询收养于掖庭(鉴于他年龄太小,先在祖母史良娣的娘家寄养了两年多),并将其录入皇家宗谱,也就是承认了刘询的皇室子孙身份。

  所谓“掖庭”,即皇宫中供低级宫女和在皇宫从事体力劳动的犯人女眷居住的地方——由此可见,被赦免了的刘询此时依然没有摆脱类似“黑五类”的嫌疑,继续受到监管。

  命运一边捉弄刘询,同时也一边对他伸以援手。正是在掖庭,他再次碰上了对他倾力相助的好心人,也遇见了令 他钟爱一生的心上人。

  掖庭的主管宦官张贺曾经是废太子刘剧即刘询爷爷的家吏,他恋主旧恩,寻机报答,于是给予刘询特别的关照。

  刘询在掖庭生活了近十年,虽然身份不尴不尬,生活主要靠他人周济,但日子也还过得优哉游哉。一方面跟老师读儒家经典;另一方面“喜游侠,斗鸡走马”,经常与下层人群混在一起,对现实有深入的了解。

  随着刘询的逐渐长大,在他15岁那年张贺还积极为他张罗婚事。但他毕竟是“造反派”的残渣余孽,随时有可能被朝廷秋后算账,富贵人家不愿意与这颗危险的定时炸弹扯上关系。

  许广汉原本是昌邑王的随从,两次犯错,第一次被处以宫刑,成了宫里的太监,第二次被罚为皇家宗庙里的樵夫,后来逐步迁升为掖庭织造坊的小头目。

  一开始许平君的母亲对这门亲事犹犹豫豫,但经不住一家之主许广汉的坚决态度,简单张罗后小两口顺利结合,三年后喜得一子。

  这些喜事还只是刘询好运气的开端。元平元年(公元前74年),他18岁,也就是他儿子出生几个月后,老天爷再把一个巨大的礼包砸到了他的头上——因当今皇帝汉昭帝(刘询的叔爷爷)二十出头就驾崩了,没有子嗣,在丙吉等大臣的推荐下,辅政大臣霍光选中皇室后代刘询继承皇位,妻子许平君也跟随进宫当上了婕妤。

  坐上了皇帝宝座,刘询内心却战战兢兢。他深知,霍光之所以看中自己,是因为自己在朝堂没有班底,没有可以倚靠的力量,只能乖乖做他的傀儡。

  识时务的刘询将自己的傀儡角色演得很到位,他发话:朝廷大小事情一如既往由大将军霍光决策,自己只走个流程画个押。

  听说要为皇上选一位后宫之主,那些心思活络的大臣就估摸起来:谁不想自己的女儿当皇后呢?如果我推荐大将军霍光的女儿,可以增加自己在大将军心里的好印象,至于皇上嘛,反正是一坨鼻涕虫,只会听从大将军。

  可是,还没等大臣们开口,皇上发出了一道奇怪的诏书,诏书的意思说:我在贫微之时曾有一把旧剑,现在不知道遗失在哪里,我非常怀念它啊,众位爱卿能否帮我把它找回来呢?

  善于观颜察色、见风使舵的爱卿们一听,恍然明白:哦,皇上是想要立自己的糟糠之妻许平君为皇后啊!

  这是“故剑情深”一词的由来,后人以此比喻结发夫妻情深意笃,不离不弃。而刘询这道寻剑之令也被称为“史上最浪漫的诏书”。

  三年后,霍光的夫人为了能够让自己的女儿成为皇后,设计毒死了年仅18岁的许平君。心知肚明的宣帝隐忍未发,葬许平君于杜陵南园,立霍光的女儿霍成君为皇后。

  再过三年,霍光死,霍家人担心毒死许皇后之事败露,阴谋造反,被羽翼渐丰的宣帝一锅端,霍家灭族,霍皇后被废。宣帝另立小时候的玩伴王奉光的女儿为新的皇后。

  宣帝与许平君所生儿子名叫刘奭,作为嫡长子被立为太子。后来宣帝与太子刘奭政见不和,宣帝奉行“霸王道杂之”的汉家制度,而“柔仁好儒”的太子认为“陛下持刑太深”,父子俩有一次公然发生了争吵。

  宣帝长叹“乱我家者,太子也”,一度想要改立太子,但最终还是放弃了这个想法。《汉书·元帝纪》解释其中的原因说:“以少依许氏,俱从微起,故终不肯背焉。”

  也就是说,宣帝没有废掉刘奭的太子身份,是因为他感念与孩子母亲年少就相依为命、相亲相爱的经历,始终不忍背弃与患难夫妻的这份情感。

  但后来的历史证明,刘奭果然如其父所言,成为汉家基业的败家子。在其执政期间,重儒废法,宠信外戚,导致外戚与宦官内外勾结,皇权式微,朝政混乱,西汉也由此走向衰落。

  读史至此,笔者曾一度心生疑窦:作为一代英明的政治家,宣帝难道会重私情而轻社稷?曾爷爷汉武帝晚年为了防范外戚专权,不惜制造巫蛊之祸、立子杀母,难道宣帝对此一无所知?

  后来反复研读这段历史,笔者发现,在汉宣帝“故剑情深”的背后,除了旧情难忘,还掩藏着他难言的苦衷。

  在宣帝之前,霍光曾立昌邑王刘贺为帝,只因刘贺从自己的封地带来了一班谋臣,不把大将军霍光放在眼里,在位27天即被霍光罗列出1127大罪状而废掉。

  宣帝深知,皇位的传承要么是父死子继,要么是兄终弟及,汉昭帝虽然无子,但有兄长,有侄子,自己作为先帝侄孙辈继承大统于礼法不合,何况自己的爷爷存在重大的历史污点,宗室和部分大臣对此心存不满,比如武帝第四子、昭帝之兄广陵王刘胥长期伺机造反。

  同时,初登大宝的宣帝面对霍氏炙手可热的权势,不由得心惊胆颤,他与霍光同车,竟然畏惧到“若有芒刺在背”的程度。

  面对各方面压力,他只得一方面隐忍,另一方面又要做有限的防患和反击。而他可倚靠的只有那些曾经给予自己帮助的故旧亲友。

  昭帝的皇后即现今太后是霍光的外孙女,如果宣帝自己再立霍氏女子为皇后,那么霍家将如虎添翼。所以对于立皇后这一大事,他不能再做沉默的羔羊。

  由此可见,所谓“浪漫的诏书”,其实是他攻守并举的一着险棋。好在此时霍光不想与新立的皇帝公然翻脸而导致频繁废立,被群臣诟病,甚至引起朝廷不安、社会动荡,于是也就成全了这场感人的爱情。

  虽然皇后身份给许平君带来了杀身之祸,但谋杀皇后也成为悬在霍家人头顶上的一把达摩克里斯之剑,令他们惶恐不安。随着霍光这棵大树倒下,霍家人只好铤而走险,阴谋造反,宣帝乘机将其灭族,既是复仇,也为自己正式执掌朝廷铺平了道路。

  此后,宣帝大肆扶持外戚势力来制衡宗室和士大夫,于是,外戚许氏(第一任皇后家族)、史氏(祖母娘家家族)、王氏(舅舅家族)、王氏(第三任皇后家族)四族的势力便得以迅速膨胀,尤其是许家,一门三侯,掌控着军政大权,实力尤盛,形成尾大不掉的局面。

  外戚势力是宣帝执掌的一柄双刃剑,他用这把剑站稳脚跟,驾驭各方势力,可以按照自己的意志治理帝国;同时,外戚势力一旦形成气候,有如滔滔洪水一发不可收拾,时时对汉帝国形成威胁。

  宣帝想要改立太子却最终放弃了这个想法,其原因与其说是“少依许氏”、“终不肯背焉”,倒不如说是他投鼠忌器,担心与许家反目成仇,不忍心眼看血雨腥风引起自己苦心经营的帝国再度风雨飘摇。

浏览过本文章的用户还浏览过
  • 徐翔爱情-报纸原创--中国经营网

    8月29日,股神徐翔与妻子应莹的离婚案开庭审理,徐翔涉案资产的边界及其处置问题,也再次走向前台。 回溯徐翔与应莹的感情经历,共富贵,亦同患难。两人育有一子,徐翔曾对应莹 [详细]

  • 爱情的作用是什么

   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,搜索相关资料。也可直接点搜索资料搜索整个问题。 好的爱情使人积极向上,努力工作,开创事业,对生活冲满信心,性格开朗乐观,对他人有爱心, [详细]

  • 爱情是什么?什么狗屁爱情?

   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,搜索相关资料。也可直接点搜索资料搜索整个问题。 天真的孩子们,日剧看太多了,痞子蔡的文章看太多了。这也许是爱情的一部分,但绝对不是大部 [详细]

  • 什么是布拉图式爱情?

   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,搜索相关资料。也可直接点搜索资料搜索整个问题。 展开全部柏拉图式恋爱,也称为柏拉图式爱情,以西方哲学家柏拉图命名的一种异性间的精神恋爱 [详细]